www.339400.com

凛冬将至,我们不能浑然不知|Editor's Pick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11-28



我们好像总是畏惧概念极大的词汇,尤其是当它和时代紧紧关联的时候——事不关己或视野无法触及时,逃避总是惯性的第一反应。可当某种现实不可避免地开始影响你的生活时,你又该如何面对?

《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开篇第一句话便是“一个世界秩序瓦解时,对它的反思便开始了”。新自由主义引领的全球化在冲向顶峰后终于迎来了它的“大衰退”、民粹主义的重燃以及极度超前的时代预言,这一切似乎都是寒冬的前兆。而在单读编辑沈律君看来,关于它,我们不能浑然未觉,必须共同寻找答案。

《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

[德] 海因里希·盖瑟尔伯格 编

孙柏 等 译

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

凛冬将至,我们不能浑然不知

——《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

文|沈律君

一个世界秩序瓦解时,对它的反思便开始了。这是《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这本书的第一句话。在我们对国家经济奇迹延续的信心与日俱减,却因为内心恐惧衰落而被迫暗示自己相信的日子里,这话显得如此耸人听闻,以至于我不太愿意承认,此中所指的世界,并非另一个世界,也不是在我们的小世界边界之外的模糊之地,它即是此地。

本书通篇讲述西方的社会危机,不止于经济政治,或耽于具象的特朗普问题、难民问题、贸易问题,它的关照对象追溯到了这些不同层面不同群体的问题所能追溯到的一个共同源泉:所谓的冷战结束以后由新自由主义所引领的全球化终于在它冲向顶峰之际迎来了“大衰退”。这几乎是为本书撰稿的 15 位思想家的共识,也是书中所有讨论的出发点。

▲ 较早时期的女性平权运动

在这危言之后,我的最直观感受是:与我何干。这态度当然很不正义,很不进步。但是当潮水从未真正到来的时候,我们总觉得我们建造的堤坝足够坚固,因此可以无视潮水动向。实则,当 1990 年埃科从欧洲来到中国,他早已做出了惊人的预言:“这是个大迁徙的时代,它正引发着人类未曾遭遇的问题,天下大乱了,朋友们,这是我从欧洲带给你们的消息。”

标签 全球 凛冬 特朗普 民粹主义 时代